講文明樹新風
爽淘 文化 鄉土文化 回望鄉村

老樂山上採野果

2020-11-14 09:00 爽淘 責任編輯:徐明霞
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《駐馬店手機報》,每天1毛錢,無GPRS流量費。

王太廣

我家位於駐馬店市區東7公里處的張莊,每到天晴氣朗的清晨或上午,站在莊西頭,就可以遙望到西部山脈主峯上的石頭和綿延起伏的山巒,並以此作為判斷天氣的依據。中午能聽到“隆隆”的開山炸石聲。傍晚時分,火球似的太陽慢慢落到山尖上忽而就看不見了,大人説那就是“老落山”。

我上小學後的一天夜裏,被父親和母親的説話聲驚醒,昏暗的煤油燈下,看見父親正從布袋裏往外掏東西。我打了個激靈,坐了起來。母親順手把一個涼冰冰、硬邦邦的小東西塞到我手裏説:“這是你大(爹)跟人家一起上老落山打的梨!”我在被窩裏“咔嚓”咬了一口,又涼又甜,真好吃。帶着那種甜甜的果香,我進入了夢鄉,夢裏跟着父親上山摘野果,果子真多,怎麼摘也摘不完……

從那以後,我一直仰望老落山,對老落山充滿了好奇。夜晚的納涼場上,我愛聽大人們講老落山的故事。他們説老落山高、險,山上有老道,山裏有靈氣……還有“老落山戴帽,大雨必到”“老落山高,老落山尖,老落山上的野果摘不完,叫你吃個肚兒圓,看你個鱉兒還饞不饞”之類的民諺和童謠。他們還講,老落山救過好多人,過去沒吃的,有的人就到老落山上採摘野山楂、野柿子、野葡萄、野棗、野山梨和野菜充飢,誘得我口水直流。

1971年,我已是初中生了,對老落山的嚮往更加強烈。正巧我們班有一位從老落山腳下的朱古洞初中轉來的學生叫袁明國,他經常給我們講有關老落山的故事,講老落山上生長的野菜和野果,這更激發了一個農家少年對老落山的嚮往。老樂山在我心裏既神奇又美麗。這年秋天的一個星期六,我和袁明國、李銀芳、薛保國一合計,下午第二節課結束後便開始向老落山奔去。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,不顧家長的擔憂和路途的艱險,一心想着老落山上的野果,揹着各自的空書包興致勃勃地向老落山出發。真是“看山跑死馬”,走了半天才到香山,問了一下路,説到老落山還有八、九里。我們一下子慌了神,因為當時天色已晚,別説摘野果,連路都不知道往哪走,大家把希望寄託在袁明國身上。他想了一會兒,説他表叔叫杜五,家住朱古洞公社錢莊大隊拜台生產隊,先到他家住一夜,明天早起再上山。大家一聽都表示同意。就這樣,在路上碰見人就問路,走了好長時間,終於找到了杜五的家。他家三間草房一個小院,見到我們幾個熊孩子,並沒有責怪袁明國,也沒有熱情的話。知道我們沒吃飯,就讓他家裏人(即愛人)燒鍋紅薯軲轆茶,他端來饃笟頭、拿幾個洋葱、蒜瓣讓我們自己剝着吃。不一會兒,他從外邊揹回一捆麥秸在堂屋的地上攤開,拿來兩條破棉被説:“你們幾個湊合着睡吧,明早上起來再上山。”

天色剛矇矇亮,我們就被叫醒了,早飯也做好了。我們連忙起牀吃飯,杜五説:“你們幾個年紀小,不知道路,我領着去吧。”我們很高興。他讓袁明國裝幾個苞谷面窩窩頭,説:“餓了吃!”就拿起一根長竹竿帶着我們出發了。

我們跟着杜五,沿着崎嶇的山路往前走。東方的太陽冉冉升起。我們居高臨下,放眼望去,樹木蒼翠、藤纏樹繞,碧綠叢中紅葉似火,峭壁如削、怪石林立、風光旖旎,令人心曠神怡。低頭俯視,閃着亮光的山泉在石縫間叮咚流淌,小魚在溪潭裏快活地擺尾嬉戲。陣陣秋風吹過之後,不同顏色的樹葉翻卷着,紅的像火、黃的似金、綠的如玉,五顏六色的葉子映襯着、交錯着,一層一層,紅綠相間、紫黃交錯,就像一幅絢麗多彩的國畫。景色雖好,但山路難行。艱難地行走在山路上,偶爾見到割草的、砍柴的、放羊的、放牛的當地鄉親,走到半山腰時便荊棘盤繞、林木森森,不見人影了。我們艱難地攀山越澗、爬壁攀巖,陡峭的地方甚至需要手腳並用或幾個人手拉手前行。撕開荊棘、鑽過樹叢,我們發現了一段古城牆,看到了廢棄的古廟,還有幾條汩汩流淌的山泉。

杜五邊走邊給我們介紹老落山的來歷。他説,山上的真武廟、宣壇廟、拜台宮、玄都宮都是道家建築。一路上,他細心地給我們指點哪地方是隋果、倒栽古柏、八卦池、九曲池、古碑、古塔、龍虎木、蛤蟆泉、神仙洞、十八盤、“八宮兩觀一拜台”……我們聽不懂,也沒心思,只想趕快找到果樹打野果子吃。

杜五似乎看透了我們的心思,指着近處的樹木説,那些山棗、山裏紅、野柿子早都被人打光了,咱還得往山裏走。往前走上一程後,發現一簇簇紅果壓得樹枝低垂,杜五説那是山裏紅,也叫山楂。山裏紅分枝特別多,秋風吹過後,綻放在黃葉之間鮮紅的山裏紅,宛如雲層中湧動的朵朵晚霞,跳動着團團火苗,很是耀眼。山裏紅樹不高,我站在樹旁,伸手摘幾粒,順手在褂子上擦擦,立即放進嘴裏,酸甜可口,頓覺怡神開胃。吃罷山裏紅,推開眼前遮掩的樹枝,突現一串串紫黑色的野葡萄,紅中帶紫、紫中發亮、晶瑩剔透。我嚐了幾粒,味道濃郁芬芳。果實外形像字符“卍”的拐棗,密密麻麻垂於樹藤之下。我幾步跳躍過去,先揪一點放進嘴裏,越嚼越甜,閉目細品、回味無窮。山核桃也熟了,有的從樹上落到地上。板栗樹長得高大,樹幹光滑,很難爬上去。刺蝟般的板栗已呈黃綠色,經風一吹,滿樹的栗苞兒搖搖晃晃。有的慄包已經炸開,就像一個人醉在濃濃的秋意裏,樂呵呵地張着嘴,露出油光發亮的板栗肉,笑得合不攏嘴。杜五看到滿樹的板栗,高興得眯縫着眼,搓了搓手,就拿起長竹竿往樹上敲,隨着長竹竿的晃動,樹葉兒婆娑,一個個板栗苞從樹枝上、樹葉裏滾落下來,落在樹下的草叢中、山坡上。我用手一抓,被上面的刺扎得直疼。走進野棗樹灌木叢中,杜五舉起他的長竹竿,“噼噼啪啪”地往野棗樹身上打起來,野棗“嘩嘩”地往下掉,地上落得紅彤彤的一片。野棗的味道與家棗差不多,就是有點酸而且核大,只有薄薄的一層果肉。我們一邊吃一邊蹲在地上一顆一顆地把山棗拾到自己的書包裏。杜五指着那些掉在山坡上和崖縫裏的山棗説:“那些就不要了!”

我們走着走着,又發現了叫棉棗和八月炸的果子。那些零零散散的棠梨樹,滄桑樹幹上的葉子已經變黃,紅紅的棠梨子掛滿枝頭,像晶晶閃亮的“滿天星”,我摘一個棠梨送進嘴裏,一股淡淡的澀味伴着濃濃的甜蜜直鑽肺腑,令人銷魂。

又紅又黃的柿子親密相間,果實累累,如一盞火紅火紅的燈籠隨風搖擺。一片片柿樹葉,在秋風中搖曳舞動,眏紅了整個山嶺。柿子樹上,枝丫宛若百歲老人,被壓彎了腰。杜五用竹竿戳下來的幾個柿子都是硬邦邦的,我咬了一口有一股酸澀味,難以下嚥。杜五説,回到家用黃蒿蓋着,捂上幾天,等軟了就能吃了。

不知不覺,太陽已經偏西,我們已感到又累又渴又餓,好在杜五讓我們帶有幾個窩窩頭,大家就着山泉水,狼吞虎嚥吃了個精光。我提出明天要上學,得趕快下山回家,杜五欣然同意。俗話説“上山容易,下山難”,這話真的一點不假。我們帶着打下的野山果,沿着那陡峭而充滿荊棘的山坡,每一步都走得如履薄冰。走着走着,還碰見了不少打野果的人,他們每人都扛着又長又滿的一大布袋野果,走路亦很艱難。我們相互照應着,慢慢地往山下走。遇到陡坡時,不得不抱住樹幹,來阻止慣性的推力。慢坡時,把書包往肚子上一放,順坡往下滑溜。太陽還有一竿子高時,我們終於走到了山腳下……

1982年春天,我在駐馬店師範上學時,學校團委組織“三好學生”和團幹部到“老樂山”春遊,我一看通知就愣住了,“老落山”怎麼變成“老樂山”了呢?我找到學校團委副書記週五四,他説:“老樂山從古到今都是這幾個字,你們那裏的叫法是諧音吧!”我一聽才恍然大悟。

  賞美麗風景之趣、享摘果收穫之樂,老樂山確實應該有這樣一個讓人耳聞不忘的名字,也真能讓人樂在其中、樂而忘返、樂而陶然。

責任編輯:徐明霞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點贊

  • 高興

  • 羨慕

  • 憤怒

  • 震驚

  • 難過

  • 流淚

  • 無奈

  • 槍稿

  • 標題黨

版權聲明:

1、凡本網註明“爽淘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爽淘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駐馬店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其他個人、媒體、網站、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,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3、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繫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返回爽淘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